央企参股资本服务创业孵化平台 央企子公司
当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 >  资讯

媒体报道

半年净赚443亿,白酒鎏金岁月重现

发布日期:2019-09-05    来源:
 

2019年8月27日,一颗遥感卫星有了新名字——“飞天茅台”。卫星冠名权是珠海一家宇航科技公司送给茅台集团的,后者于是给了这个让人过目不忘的名字。9月中旬,“飘着酒香”的卫星会在酒泉卫星中心发射入轨。

2011年-2012年间,也有两个命名惊了众人——茅台机场、五粮液机场。前者距离茅台镇有数十公里,但是当时仁怀市和茅台酒厂分别垫付了资金启动机场前期工作;后者在五粮液所在的宜宾市。

从茅台机场、五粮液机场到飞天茅台卫星,都诞生在全行业狂欢的年景:2012年全年,白酒行业收入增速和净利润增速分别达到37.3%和54.5%;2019年上半年,上市公司白酒板块实现收入1288.73亿元,同比增长18.96%;净利润443.02亿元,同比增长25.64%。

白酒的鎏金岁月又一次来临了吗?

渠道变革,茅台“飞天”

2019年6月27日,茅台股价盘中突破1000元。27年前,“老八股”中曾有两只过千元股;而股改后,茅台是A股第一只破1000元的。在那之前3个月,贵州茅台披露2018年业绩时,人们还在讨论茅台股价突破800元之后,还能走多远。

走到下一个节点就更快了,8月22日,贵州茅台股价站上1100元关口,又一次创下历史纪录。

这个市值1.4万亿的庞然大物,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11.73亿元,同比增长16.80%;归母净利润199.51亿元,同比增长26.56%;销售毛利率91.87%。中报数据显示,茅台现金流依旧强劲,且茅台酒仍旧供不应求、价格一路高涨。

茅台上一次提高出厂价还是在2018年1月,飞天茅台出厂价从819元/瓶调整为969元/瓶、市场指导价从1299元/瓶调整为1499元/瓶。2019年上半年,飞天茅台出厂价未变动,上述增长主要靠其他产品的提价和产品结构升级完成。

2019年上半年及之前,茅台的关键词之一是渠道肃整。

贵州省纪委监委公布的信息显示,在全省集中开展的两轮自查清理中,各级党政机关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共有392人填报有或曾经有插手、参与茅台酒经营等情况。茅台集团在集团公司及所属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、离退休人员中连续开展4轮自查清理,其中275名管理人员及员工填报个人参与或曾经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。茅台酒厂所在地仁怀市在开展自查清理中,124名党员干部主动申报本人或亲属参与茅台酒经营。

整治的结果是,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通过违规违纪违法审批取得的经营权,这给茅台全方位的渠道变革创造了条件。

庞大的经销商团队一直是茅台销售主力,直销渠道占比很低。茅台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报告显示,直销渠道销售额仅有16亿元,批发渠道超过378亿元。现在茅台正不断整顿渠道、淘汰经销商,截至2019年6月底,茅台共有2,415家经销商,上半年大幅减少了593家,仅新增了21家。

在大规模清理经销商之后,茅台进一步梳理销售渠道,计划试水与综合电商直接合作。

7月18日,贵州省招标有限公司代表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公开招商,对象是国内综合类电商。茅台想深化与电商平台的合作,扩大直销渠道,推进营销渠道扁平化,减少销售中间环节。

飞天茅台酒400吨,想要选择3家服务商。按照茅台计划,2019年下半年全部渠道茅台酒的投放量将是约1.8万吨。茅台给服务商资格定了高条件,包括2018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大于500亿元,酒类销售额大于5亿元等11项条件。以年度业绩看,天猫、京东、苏宁易购均符合条件。

不止是电商,早前茅台还落地了600吨KA直供招标,华润万家、大润发、物美在列。太平洋证券的测算,茅台有6000吨的经销商回收配额,剔除掉集团营销公司的2700吨,以及直供的1000吨、直销的1100吨增量,仍剩余1200吨左右的配额可用于提升KA直供、电商、直营门店以及出口的销售占比。

一系列操作,特别是8月9日集团新销售公司角色明确后,券商一片狂欢。8月12日,东兴证券研究所分析师直接给了破天荒的目标价——1424元。

一线强劲,二三线走向分化

不止是茅台,五粮液、泸州老窖日子也很不错:6月,第八代五粮液上市,出厂价提升了100 元左右,终端价站上1000元价格带;泸州老窖也在上调部分产品出厂价。一众白酒大佬中,除了洋河之外,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汾酒、水井坊在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增速均超过20%。

白酒业绩稳健,深受基金青睐。国盛证券统计数据显示,白酒持仓比例创历史新高:上半年高端酒收入业绩增速均保持较快增长,茅五泸营收增速分别为17%、27%和25%,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7%、31%和40%;次高端方面,汾酒、水井和舍得上半年均保持20%左右的营收增速。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,基金白酒板块配置比例6.59%,创历史新高——2012年第三季度时,白酒板块配置比例为6.49%。

高端酒强劲依旧,二三线区域酒企则处境有些复杂,在竞争加剧中走向分化。

2019年上半年,伊力特、青青稞酒、金种子酒净利在下降,其中金种子酒在亏损。预收款增速也显示,白酒行业喜忧参半。

伊力特2019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由正转负;收入9.4亿元,同比减少5.72%,净利润2.01亿元,同比减少6.38%。2018年上半年时,伊力特收入还是约10亿元,同比增长20.38%,净利润2.16亿元,同比增长33.28%。

伊力特是新疆白酒龙头,高端产品有伊力王和老窖系列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伊力特就尝试走出新疆。因为和浙江大商商源集团合作多年,伊力特在江浙沪拥有不错的市场根基。但早前伊力特的销售模式是由经销商主导,模式较单一,现在公司希望由自身主导市场推广,未来能形成直销、经销加网络营销三足鼎立的销售模式。

半年业绩发布后,伊力特董秘君洁这样解释经营状况:第一季度公司营收5.18亿,第二季度营收4.3亿,营收的下降影响了股价;公司目前的销售面临着挑战严峻,疆内市场销售的总量在萎缩,疆外市场处于开拓期,整体营销处于战略转型期;公司目前剥离了与主业无关的产业投资,回购主业,解决产能问题,聚焦营销布局。7月,伊力特宣布拟发行不超过8.76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,投资于酿酒及配套设施技改等项目。

徽酒“四朵金花”之一金种子酒处境更糟糕。2019年上半年营业总收入5.06亿元,但亏损超3000万。6月3日,金种子酒总经理张向阳对投资者表示,行业竞争加剧、寡头效应显现是当前白酒发展的基本趋势;公司在调整产品结构、走差异化营销之路;金种子销售主要来源于安徽市场,主要竞争对手是省内同行业。

来自名酒的压力,影响着二三线区域白酒分化。9月4日下午,中信证券首席消费产业分析师姜娅就表示,她更看好一线白酒的前景,对它们基于品牌力的销量、价格体系都持乐观的判断;一线白酒的确定性很强,二三线白酒存在不确定性,而且受制于一线白酒市场表现的压力;但也不排除在某些阶段、年份,二三线白酒渠道做得好,或者有了差异化的新产品,会有阶段性的机会。

未上市名酒正跃跃欲试

白酒的好年景,为数不多的未上市名酒跃跃欲试,比如郎酒。

8月20日,四川省监管局公布了《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》,同一天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也回答了IPO进展:“我们请了证券公司、律所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各项上市准备……我们将严格按照证监会要求,扎扎实实把企业经营好。”

长江支流赤水河是茅台酒的水源地,从贵州仁怀茅台镇到四川古蔺县二郎镇的距离是49公里,这片流域现在被称为 “酱香白酒黄金产区”,沿线酒厂多不胜数,但最热衷于传播这一概念的就是郎酒。

学中医的汪俊林在2002年摘下川酒“六朵金花”之一的郎酒,在那之前他是制药厂厂长。操盘郎酒的18年后,他想再用两三年时间,让青花郎的零售价涨到1500元,一个紧贴茅台的价格。

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——2017年,郎酒给旗下高端产品青花郎重塑了定位,不再是用了十年、隐晦的“酱香典范”。2019年初的青花郎经销大会上,汪俊林就曾直接喊话销售有压力的经销商:即使一时销售承压,也绝对不能低价倾销,“这么好的酒拿去打折卖,太心痛了,所有卖不掉的,请全部退回公司来,公司照价全收”。

2019年5月,在郎酒的天然藏酒洞中,汪俊林面对媒体时用了更温和的表述:“对消费者来说,如果酱香白酒的选择只有茅台一家,价格可能还会更高,我们有责任把酒做得更好,给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,让这个价格适中,而不是最高。”

2019年郎酒用一系列组合动作保驾青花郎销售:2月份经销商大会喊话不打折;5月份调整青花郎事业部负责人、青花郎暂停供货、停止与部分经销商合作;6月青花郎开始第一轮提价,并启动全国区域销售PK大赛。

5月6日,郎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陈建伟开始兼任青花郎事业部总经理,他上任的第二天,郎酒就发布了正文仅有17个字的决定——“经公司研究决定,即日起青花郎停止发货。”6月上旬的经销商大会上,陈建伟进一步表态,2019年青花郎事业部完成了产品的顶层设计工作,确定了3年时间6次提价、实现价格螺旋式上升的战略。

紧贴茅台终归有了效果。2018年郎酒集团销售额重回100亿元以上,恢复到了2012年的水平。百亿业绩中,酱香部分占到了 60 亿以上。